周恩来如何评价宋希濂和陈赓?

2020-04-20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-1 点击:

分享到:

   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、汪东林编著的《民主人士》一书记述了20世纪中国历史上如梁漱溟、赵朴初、十世班禅、程思远、杜聿明、宋希濂、爱新觉罗·溥仪兄弟、黄维、沈醉等,具有一定地位和影响的民主人士的群像。

   他们人生道路坎坷,经历复杂。 他们的所言所行、尤其是对历史的回顾,颇有保存价值。

   以下为本书节选。

   (孙琳)宋希濂的前世今生1936年,周恩来看着站在面前的宋希濂和陈赓说:你们一个是红军师长,一个是国军师长,官阶一样,派头不一样,一土一洋1936年12月12日,震惊世界的“西安事变”爆发,宋希濂奉命率三十六师(宋任中将师长)由南京开拔,前往西安解救蒋介石。 兵至潼关,就地待命。

   事变的和平解决,大大出于宋希濂及所有国民党官员们的意外。 在蒋介石返回南京后,宋希濂又奉命进驻西安,维持社会治安,兼任西安警备司令。 西安城里,虽然东北军不断内讧,宋希濂奉命“不介入”,但共产党公开活动,各方各界的人士都云集在此,抗日救亡的呼声愈来愈高。 蒋介石亲手签署了协议,停止内战,一致对外,共同抗日,中国的历史又进入一个转折关头。 宋希濂面对这一事实,反复思考、对比,认识到一致抗日确实是国人之所思、所想、所向,谁要阻挡也办不到。

   他端坐在警备司令部的办公室里,想到时局的巨变,想到十年前的广州,想到周恩来老师就在西安城内。

   眼看国共两党将第二次携手,自己能否捷足先登,去看望周恩来老师呢宋希濂每念及此,又望而却步。 他深知,这类事不请示最高当局蒋介石本人,自作主张会惹出麻烦的。 宋希濂犹豫之间,陈赓却登门拜访来了。 他一进门就说:“我到西安不几天。 昨天周恩来副主席谈起你在西安,要我登门问候您!这正中下怀,今天一早我便不打招呼就来了。

   ”这在宋希濂也是正中下怀。 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”,既然周恩来老师派人来看望我,为什么我不能回访呢就是最高当局知道了,也说不出啥的。 于是,宋希濂在欢宴陈赓,尽情聚谈之后,便主动提出要拜访周恩来老师。 第三天,经陈赓联系,周恩来安排时间会见宋希濂。

   在一间简朴的会客室里,陈赓着一身灰土布红军军服,宋希濂则头发锃亮,将官服笔挺。 坐定后,周恩来就风趣地说:“十年前你们都是北伐军的营长,现在一个是红军师长,一个是国军师长,官阶一样,派头是大不一样。

   真是小米加步枪与飞机加大炮,一土一洋。 ”“哪里,哪里,”宋希濂不好意思起来,“比别人我也不轻易甘拜下风,但陈赓兄是我的同乡兼学长,我不敢这样狂妄。 ”于是他们的话头转向十多年前的长沙、广州、黄埔,多少个可怀念的日日夜夜!周恩来最后意味深长地说:“你和陈赓又走到一起来了,这是颇有象征意义的好兆头!过去的已经过去了,从现在起,站在一起。

   日寇虎视眈眈,大敌当前,已经到了用血肉筑成新的长城的时刻。

   在国共两党第二次携手合作之时,你们就发扬黄埔精神,再来个竞赛吧。 ”“我记着老师的话。 ”宋希濂告别时紧紧握着周恩来的手,回答说:“不只是我和陈赓。 在日本人面前,国共两党都应当真诚团结,保卫中华,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。

   ”“说得好,不愧是黄埔健儿。

   ”周恩来说。 这以后不久,陈赓奔赴华北抗日前线,宋希濂投入“八一三”淞沪血战……1959年宋希濂被特赦之后,周恩来说:学生走错了路,老师多少也是有责任的啰!1959年12月4日,经过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10年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,杜聿明、宋希濂等10余名战争罪犯首批获准特赦。 当宋希濂手捧“一九五九年度第二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赦通知书”时,真是百感交集,犹如梦中。 更使他出乎意外的是,特赦后的第10天即12月14日,他登上汽车被告知周恩来总理要接见他和其他特赦人员,宋希濂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继而是心潮翻滚,禁不住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 几十年前周总理在黄埔时期的亲切教诲,西安事变后随陈赓拜访周总理的情景,仍然历历在目。

   自己走错了道路,对人民犯下了罪行,今天竟有幸再度去会见被全国人民爱戴的周恩来总理,抚今思昔,又怎能不深感有愧呢!想到这里,宋希濂不由得神情紧张起来,周总理将讲些什么,而自己又能说些什么呢进了接见厅,当周恩来总理同杜聿明、宋希濂、王耀武等一一握手的时候,他仍然因紧张、羞愧而忐忑不安。

   坐定之后,他才看清楚,在座的还有陈毅副总理以及章行严(士钊)、张文白(治中)、傅宜生(作义)三位先生。 周总理亲切而又风趣地说:“在座的绝大多数是黄埔学生,我和文白都曾经是黄埔军校的教官,是你们的老师。 学生走错了路,不管怎么说,老师多少也是有责任的罗!”张文白频频点头,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爽朗地笑出声来,在座的紧张情绪立刻消除了大半,宋希濂也露出了笑容。

   周总理又接着说:“历史已成为陈迹。

   不管你们走了一段多么大的弯路,今天总算回到了人民的阵营,又走到一起来了。 一页新的历史已经开始,这是要向你们表示祝贺和欢迎的。

   ”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,周总理又询问每个人的身体和家庭情况。

   周总理对宋希濂说:“看上去你身体不错,不到50岁吧你的家庭都有准在哪里”宋希濂站起来,周总理摆手要他坐着说,但他仍然没有坐下,回答说:“感谢老师的关怀,我今年52岁,但身体很好,我的后半生还能为人民做力所能及的事。 我的妻子1949年就已病故,5个孩子都在美国和香港,国内还有妹妹和其他亲属。

   ”“海外的可以先联系,国内的可尽快见见面。

   你们的工作、生活、家庭可以一步步作安排。 有什么要求和困难,可以找中央统战部徐冰,他是副部长,负责安排你们今后的工作和生活。 ”周总理亲切地回答道。 渐渐地,被会见的特赦人员都感到轻松愉快,自由自在起来。

   周总理这才开始正式的长篇谈话,他生动而又透彻地讲了政治问题、思想问题、实践问题和前途问题,指明了今后的努力方向。

   宋希濂掏出笔记本,以最快的速度记下周总理的每一句话。 他为自己能在后半生重新起步的时候,有机会聆听这位伟人的教诲,而倍感庆幸和欣慰……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2020香港最快开码结果开将_2020年欲钱买肖完整版 版权所有